第620章 偷羊

敖钰这个“小孩儿”哄起来一点儿不难。

尽管只是答应让他抱着金锭睡,他也十分满足,一转眼功夫就又兴高采烈的了。

难得的,敖千没有说什么不许靳宛到别的男人房间这种话,可见太子爷心里对小阿钰还是很疼爱的。

点好的菜肴一道接一道上来,菜色看着的确不错,让人食指大动。

敖轩本就肚饿,这会儿见到美食,他也坐不住了,眼睛盯着桌上的菜连动都不动。

尽管很想吃,可是皇兄和皇嫂都没说可以动筷,可怜的阿钰不敢擅自开动……

皇家规矩多,可这暂时跟靳宛还没什么关系。和敖千在一起那么久,他可从来没对靳宛提过在餐桌上还得讲究这些,因此靳宛态度随意得很。

夹的第一筷子就是给靳海,然后是敖钰,最后是敖千。

分的很均匀,可是敖千始终觉得,自己的地位越来越低了……

没人给鲁班达夹菜,他只有自力更生。偏偏和太子殿下同桌,鲁国主老是放不开,所以每顿饭结束后都得额外找吃的加餐。

吃到一半,靳宛伸出一半的筷子忽然一顿。

众人即刻望了过去。

靳海不解地问:“小宛,你怎么啦?”

与此同时,靳宛脑海中的长安君正在说话:“有人想打绵绵的主意……”

靳宛猛地扔了筷子,冲到可以看见后院的窗子,把正在那里用膳的客人吓了一跳。

“哎哟!你这姑娘是干什么的,无缘无故干嘛冲过来,把我撞伤了你赔得起吗……”

彼时敖千已经跟了过来,闻言一个冷眼扫去,那男人立时噤声。

“住手!敢动我家绵绵,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!”

骤然一声暴躁的厉喝,那声音大得整座酒楼的人都能听见。一个离得近的客人,本来正在喝茶,立马就吓得“噗”一声喷了出来。

正正好,茶水喷到了对面那位妆容精致的妇人脸上。

当下方那个想用麻袋将绵羊偷走的壮汉,因这喊声下意识看过去的时候,十分愕然地看见一道黑色身影从二楼的窗子跃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跃到了自己面前。

再接着,壮汉只觉着胸口一痛,人已经飞在了半空中——

“嘭!”

壮汉砸倒了围栏,惊得马匹唏律律地叫,前蹄高扬,眼看就要踩中他的脑袋。

“!!!”

强烈的求生欲爆发,脑子还处于发蒙状态的壮汉,凭借本能翻滚到一旁,躲过了那能将他置于死地的马蹄践踏。

那厢壮汉忙着玩“绝地求生”的游戏,这厢靳宛急得跟在敖千后面,冲动地扒上窗台准备一跃而下。

“别别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