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王7

他一节干燥的手指按住我的嘴唇,也以同样的手势放在了自己的唇上:摇摇头。

我们就这样对视着,时间流逝的速度犹如已经历经一天一夜。

手上套着黑色的皮质手套,从自己斗篷内穿入发丝,头顶的尖顶帽被他的动作带落,一头细碎的亚麻色卷发散落肩头。

他张了张口,发出“啊”的一声,有些失望地收回了他的手指。

我想起来,他已经哑了。

“哥哥,我还叫你一声哥哥。放弃吧,我和沙赫现在过得很好,你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呀。上次是你让菲碧来救我的吗?”

应该是菲碧没错的,那个在海上救了我的蒙面女人和几天前的蒙面女人应该是同一个人,她们眼睛的颜色、形状都和菲碧是一样的。

嘴又微微张开,看着我的眼神还是那样温柔,就像看到了春天里的沙漠湖泊。

“我马上就要嫁给沙赫,做他的王后了。你说过只要我过得幸福,你也会为我高兴的。你既然选择把王位让给努尔库特,你再也不用为花剌子模的人民担忧了。天地那么大,有很多地方可以去,我现在去不了了。不如哥哥就做我的眼睛,代替我去看看这个世界吧。”我对着他微微一笑,心里面却担心着,他会不会又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他摇摇头,弯曲膝盖蹲了下去,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米黄色的小熊,放在我的腿上。双手颤颤巍巍的,眼中蓄满了泪水。

我拿起皱巴巴的小熊,它只有巴掌大,是我刚出生的时候,爷爷送给我的礼物。不过后来,在我两岁的时候,最疼爱的爷爷就去世了。看着那只熊,关于我现代生活的点滴都浮现在脑海,眼泪也跟着吧嗒吧嗒落下。

“你……你果然去了现代。”

他点点头:“跟哥哥回去吧,你的爸爸妈妈还在二十一世纪等着你回家呢。”

我向着左右看了眼,确定所有人都还没有醒过来,那么说话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?

“我说的是腹语。”摩柯末按住自己的腹部,笑了笑。

“噢。这样也好。”我心里少了一点愧疚,那天如果不是我硬逼着他必须告诉我一个真相,他应该也不会咬舌自尽吧。

沉默的时间里,相对无言,让我更感到害怕:“那个……阿奈丝的脸……还能复原吗?”我本想问她的脸是怎么变成那样的,但是又害怕他情绪激动,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