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唯有敬亭山 > 是她!是林韵!

是她!是林韵!

开学的第一节晚自习,同班同学给了我一个硕大的惊喜,班里57人,包括班主任都捧了红蜡烛,关灯以后全班齐唱《明天会更好》我站在讲台上第一反应不是感动,怎么会唱这首歌,说的我遭受了什么大起大落一样,身后的ppt在放映班级在我住院期间对我的祝福。最后以一个硕大的巧克力蛋糕结尾,可以说,是非常的幸福了,在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宋洋组织的,当然钱也是他掏的,惊喜过后我就悲催了,接下来的课程我完全跟不上,虽然说高一的内容有一部分是初中的内容,但我上半学期绝大部分都在医院度过,我同桌还是宋洋,他虽然还是欺负我,但每天吃零食的时候总不忘给我也买一份

“蔡亦寒,给我站起来”这是这个星期。英语老师第四次点我名了。还好今天要放学了,我的睡意一下就没了,被英语老师撵在了教室后面站着,说实话,我真心不怎么喜欢这个会翘兰花指的男老师,我正直着脖子看最后排同学的小纸条的时候,楼道里教导主任领着一个穿制服的人走了过去,我瞥了一眼,竟然是顾唯山,我有些诧异,显然后者也看到我被罚站在教室后面,他笑了一下,表示打过招呼了,可我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毕竟那天吵的这么凶,我也没打算原谅他,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,我只是不想以后再为他这么担心,毕竟这次的经历足够我梦魇了,虽然我知道,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,我咳嗽了一声,唤回思绪,跟着英语老师大声的朗读短文。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,因为我的腿不能剧烈运动。只能远远的坐在台阶上看着球场在策划什么,同班的男生因为篮球场被占用还要被拉去当苦力而怨声载道,我把彩虹味的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看,很奇怪,这种糖虽然是白色的,但是能尝出很多种味道,旁边靠了一个人,我还以为是宋洋,刚想问他糖是哪里买的,挺好吃的,侧过脸就发现顾唯山看着我手里的糖,我瞥了一眼,赶紧把糖放在嘴里,看着远处,双脚踢来踢去

“她住院了。在重症监护室”我以为他是来道歉的,心里已经想好了要应对他的话,他这没来由的这么一句让我有点不知所措,缓了一下就知道他说的谁,莫名的火大,我努力压制着自己,假装平静

“和我有关系?”

“就是和你有关系,她自杀之前给我写了一条短信,要我给你念念么”他脸上不带一点表情,不,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顾唯山

“她说那个姑娘说的对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她没有资格来打扰我,让我好好和那个姑娘在一起,她祝福我们,那个姑娘不是你吗?”他看着远处的篮球场,眼神里平淡如水

我冷哼了几声“你今天是来诛心的吗?我说这些为了谁?难道她平时挡着我喘气了吗,我要对她说这些话,还有,我查过了,这女的有很严重的抑郁症,最近两年自杀自残的次数都可以写满整整两本册子了,她要想死,你拦得住吗?”我说的实话,我是拖我的主治医生问的,在医院这女的都可以办张vip卡了,后来我又问了蔡亦阳的一个高中同学,他们城南派出所因为这女的出警都出怕了

“那你为什么说她打扰我的生活了”他显然是说道理是处于劣势的,蹭的就站在我面前

“你自己扪心自问,你有没有烦她,电话关机,甚至让她在太阳底下晒了几个小时,这些难道是我做的吗”我白了他一眼,说话声音也提高了

“你难道不是怕她会取代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才这样说的嘛?蔡亦寒,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那点虚伪?你的小太阳给不了你的,你在我身上找慰籍,不是吗?”他看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,我气极了,没想到在他心里我是这样的存在,真是白白对他好,我抬起手。想给他一巴掌,手却僵在半空。咬牙切齿的说“你以为你他妈是谁?”

他向我走进了一步。抓住我在半空的手,他用的力气极大,我的右手本来就没有痊愈完全。被他这么一提,我痛的整个人都扭曲了起来,眼泪都快下来了,他可能反应过来弄疼我了,赶紧松开手,我整个人失去了力量的支撑,往下倒去,我下意识的把脚蜷缩起来,然而就把还没有好完全的膝盖结结实实的磕在了花坛棱角处。那种疼痛,都几乎叫不出声音来。宋洋看到我倒在地上,赶紧来扶我。我痛的连扶住他的力气都没有了,都咬破了嘴唇,顾唯山也可能是看到我伤的有点重,一边道歉,一边来扶我,我打开他的手,歇斯底里的咆哮“顾唯山,你现在满意了?满意了就滚,老子这辈子都不想认识你了”同学们很快就围过来,把我们围在中间。

宋洋站起来“你就是顾唯山?她出车祸是不怪你,她甚至都没有抱怨一句,但现在总怪你了吧。我看着你把她推到的”宋洋一把把顾唯山推倒在了地上。同学们忙拦着

“宋洋,他不配”我忍住痛叫住他

“哎呦我的小祖宗,你这又是咋了。”我爸爸有五个哥哥一个姐姐,这强大的叔伯系统就给我创造了11个堂哥再加一个表哥。他们分别分布在,教师,警察,医生,部队,甚至在行政单位,但我们家那时候只有我一个妹妹,家里可宝贝了,哪里受过这种委屈。我的体育老师,也是我的堂哥,一边检查我的伤,一边碎碎念

“估计是碰到骨头了。去医院吧,耽误不得”说着就要去开车,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