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游戏竞技 > 生死黑白 > 第六章:手心的冰凉温暖

第六章:手心的冰凉温暖

黑色墙像是一块泡沫纸板,在我拳头落下的那一刻变得不堪一击,细小的裂纹开始蔓延,在我惊愕的目光中越来越密,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刺耳声响。

声像鞭炮爆裂的声响,布满裂痕的那一块黑色墙骤然粉碎,待我回过神来时,原本完好无损的一整面墙已经空了一块椭圆形的洞,算不上多大,约莫一只手掌的面积。

我在一旁已经看傻眼了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。虽然我刚才心怀怒气很用力的砸下去,可我毕竟还是一个弱女子,这墙怎么说塌就塌呢?!

墙对面的吴宴息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,他悄然咽了口唾沫,战战兢兢地问道:“怜霜……”

“你是什么时候背着我去练的铁砂掌?”

换做是平常,我听到这句话一定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瞪着他。只是我现在实在是无暇顾及,双手在墙壁四周摸索一番,又敲了敲,传出沉闷压抑的“咚咚”声。

实心的。

我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回那个奇怪的洞,洞的形状十分规律,一个圆润的椭圆形。食指沿着都洞的边缘,光滑地就像事先雕刻好了一般,巧夺天工。

我把脸贴住冰凉的墙面,眼睛透过洞,看到的是一团漆黑。

观察过后一无所获,我收回了目光,盘坐下来,重新面对那堵已不算多么完整的黑墙,眉宇间渐渐浮上一缕焦虑。

照理说,她透过这堵墙能听到吴宴息的声音,那么吴宴息肯定是在墙对面,这是基本可以确信的。

现在这堵墙缺了一个洞,况且这个洞一点都不像自然裂开,更像是人工所致,故意而为。

可是是谁呢?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?……

所有的疑问铺天盖地的朝我涌来,最后归根到底还是一个问题。

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里?

我在脑海中将线索一条条铺展开来分析,将每一种我能想到的可能罗列出来再一一排除。

可这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,我们会出现在这里,为什么要经历这些……

脑子里的思绪多到要炸,我急躁的将头发弄的一团乱。我根本不擅长推理,什么逻辑思维,什么心理犯罪,这些我一窍不通。也难怪吴宴息总是喜欢骂我智障。

我不会骂人,同样的,吴宴息也不会。我们唯一学会的骂人词汇,就是智障。

自从吴宴息有一次莫名其妙的骂自己智障,我就学会了逢人就骂智障。被骂的人表情肯定很臭。

其它的骂人词,我们也懂,但基本不会去用,智障智障的叫着叫着就顺口了。后来还被闺蜜调侃:

——“连骂智障都这么宠溺。”

从此我再也没有骂过别人智障。

目光环视了一圈,最后还是停落在那个可疑的椭圆黑洞。如果说吴宴息在墙对面的话,那么……

我双手撑地,站起身子。向那个带有神秘色彩的黑洞走去。

那么……

我一步一步朝墙走去,试探着将手穿过洞伸了过去。

“息宴,你害怕吗?”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