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登仙令 > 第四百六十四节:仙的魅力

第四百六十四节:仙的魅力

李成杰从酒库之中拎出了十二坛御酒,便直奔太医院而去。

“喜御医,看看这十二坛宫廷玉液,可足够犒劳你这神医?”

李成杰找到喜临风之后,笑问道。

“十二坛,哈哈,足够足够。”

喜临风见到李成杰这次不是空手而来,而是带着他嘴馋许久的宫廷玉液而来,可谓是欢喜至极,说话的腔调都是陡然发生了转变。

“李大人,请稍等片刻,等最后一炉丹药出炉,便可交给李大人了。共做了十人份,应该足够李大人分发了吧。”

喜临风接过那十二坛御酒,喜笑颜开的说道。

“十人份?喜御医,帮忙多做一人份的吧,本官可能需要十一人份的。”

李成杰闻言,略加思索而后说道。

“十一人份?”

“嗯,也好,那李大人稍等,我再去加点药材。”

喜临风闻言,欣然应下。现在御酒在手,别说再加一份,就是再加十分,喜临风绝对也会加班加点的制作出来。

……

就在李成杰等待喜临风制丹的同时,在翰林院之中静心养神的缘自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在孔学礼的学堂静心室之中,缘自新深呼一口气,觉得自己的身体浑身舒畅无比,而待缘自新睁眼之时,旁边的孔学礼已然不见了踪影。

缘自新见状,缓缓起身,推开门之后,走出了静心室。

“出来了?感觉如何?”

待缘自新走出静心室之后,孔学礼放下了手中的书卷,微笑着问道。神情和蔼,语气温柔。

“老师,学生感觉此刻的心,是前所未有的平静。静心之中调整呼吸,隐约之中感觉似与这天地产生了奇妙的联系,像是无声之中的共鸣。学生更是感受到了几分仙力在体内游荡。”

缘自新对着孔学礼躬身行礼之后,缓身说道。

“生命在于运动,可在动前却必思静。静而后动,方能事半功倍,无往而不利。”

孔学礼,沉声说道,目光深邃,上下打量着缘自新,看着缘自新的面色逐渐的红润,与他来时有了极大的改观,孔学礼也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老师,虽然不修仙,可对这世界苍穹万灵的领悟却是极为透彻。学生佩服。”

缘自新此话不是恭维,而是完全的有感而发。只因刚才在静心室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妙不可言。

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大道万千,你们修仙修道是为修行,殊不知读书也是一种修行。”

“我不修仙,是不喜那纷扰的世界,但是我亦对仙,心向往之。我认为,仙不一定要争,要抢,要靠那一身的仙力修为。读书亦可登仙。”

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我书读的多了,走的路自然也就多了。见多识广之后,万法皆通,举一可反三,观一可通万。我的道在书中,我欲求的仙也在书中。”

孔学礼笑着说道,而后缓缓低头,再次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之中畅游。

“学生受教,学生告退。”

缘自新见状,缓缓躬身,弯腰之后静待三息,之后起身,慢慢的向学堂外走去。看着缘自新的步伐,无人不想赞叹一句,好一个“云淡风轻”,好一个“闲庭散步”。

缘自新推门而出,只见刚才带他来的那位内院弟子,还等在门外,他将书卷盖在脸上,犹如看书倦怠之后,如此盖着,躺在青青草地之上,小憩一般。

缘自新本没想打扰,不料他刚走出一步,那位内院弟子,便是将书卷从脸上拿下,整理好之后,收入袖中,缓缓起身,对着缘自新躬身行礼道:

“先生,您现在可要去藏书阁内?”

那弟子起身问道。

“是,这是孔掌院的令牌,我自行前去即可。”

缘自新闻言,也是微微行礼,而后回道。

“老师竟然将自己的掌院令牌交给了先生,看来先生应是在下的前辈师兄。师兄重归翰林,师弟又怎敢怠慢,还是师弟引师兄前去吧。”

那内院弟子看到缘自新掏出了孔掌院的令牌,面色之上略有惊讶,言语之中略有奉承之意,但是那弟子语气平淡,可能单纯的只是对那令牌的尊敬。

“好,既然如此,那就有劳师弟了。”

缘自新点点头,看着那弟子正在极力得到掩饰对这块令牌的狂热,缘自新知道,在内院弟子之中,老师便是神仙一般的人物。所以他也没有拒绝。

“那,师兄,这边请。”

那弟子小跑两步,走到了缘自新的身前,躬身引路道。

“有劳。”

缘自新淡淡的说了一句,而后紧跟在那人的身后。

“师弟,师兄冒昧的问你一句,刚才你那是在看书吗?”

缘自新看着走在他身前的那位师弟,忽然的便想多问一句。若是刚才他睡着了,是绝不可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的。

“回师兄的话,刚才我并不是在看书,而是在学习。”

那弟子轻声回道。语气平淡。

“不是在看书,而是在学习?此话怎讲?”

缘自新闻言也是一愣,反问道。

“老师说,书读百遍,其义自见。可这本书,师弟已然看了千遍,却始终不明书中道理。我曾与老师,和众多师兄一起探讨,每个人的见解却都是不同。彼此之间谁也不能说服对方。”

“即便是老师,对这本书上所讲,也不能给出绝对的注释。这可能就是书卷的神奇,与奇妙之处吧,明明所有人都能看懂,看的都是相同的文字。”

“但是同一卷文字,所带给人的感悟不尽相同。故而师弟刚才是在感悟那本书,用心去学习那本书,试图将自己完全融入其中,去感受一二。”

那弟子闻言,欣然说道。他们那些读书人,平生最大的心愿,可能就是能与有学之士多多交流自己读书的体验与感悟了。

“那倒是师兄出来的不是时候,打扰到师弟学习了。不过师兄很是好奇,究竟是什么书,竟然能难住老师?”

缘自新闻言,对那弟子所说十分好奇,故而笑问道。

“此卷书,只是一本残卷,其上所写是一女子,爱花痴狂,情到深处,于春天同百花一同绽放起舞,她似花中仙子一般,美到不可方物,俏到妙不可言。”

“可,春夏之后,谁人也逃不过秋的凋零与冬的沉寂。那女子如花一般,人生起伏跌宕,命运多舛,实在叫人叹惋。故而,在秋而入冬之时,将自己与落花合葬。”

“期待,下一个春天,自己能与花草一般,有新的生命绽放,再现盎然的璀璨。”

那内院弟子,缓缓的向缘自新讲述着书卷之中的故事,神色扭转变化,似为其迷,为其痴,为其狂,为其悲,为其哀,为其伤,百感交集,可见其心中迷惑。

声音跌宕起伏之中,波澜丛生,缘自新竟也听得入迷,忽的,他又想起了“泓儿”,不知不觉又红了眼眶。

不过伤悲总是一时,最后缘自新的嘴角之上还是挂起了淡淡的微笑,只因“李卿卿”还在家中等他归去。

“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。”

那弟子看到缘自新的样子,颇有一番感同身受的感觉一样,悠悠一叹而后,洒然说道。

“这故事,我有些印象。那女子或许是想为自己与那一样可怜的“残花”一同营造一个逃避世俗泥潭的堡垒,让自己不被世间的污浊所污染。”

“其中污浊,所指甚多。此书为残卷,故事看起来,总有些残缺,故而人人见解,各有不同。”

“我想,师弟不如换一本书去研读。俗话说,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。此女子,被情所困,而师弟你情窦应是还未全开吧。如何能懂?”

缘自新朗声笑着说道,看向那师弟的时候,眼神之中有种莫名的情感。

“那师兄可懂?”

师弟见状,反问道。

“我亦不懂,我一生求道问仙,逆天而行,何时会选择委曲求全,自绝而亡。把希望寄予下一个春天,还不如握紧双拳,自己搏出无上人生!”

“仙自有仙的魅力,你能懂吗?”

缘自新微笑着,扭头问道。

“师兄果然非凡,师弟愚钝。”

那弟子看着缘自新赞叹了一声说道。

“老师说了,读书也是一种修行。世上谁也无需妄自菲薄,挖掘自己的一技之长,人人都有安身立命之本。”

缘自新缓缓的说道。

“师兄,这便是藏书阁了,请。”

说话间,那人已经带着缘自新来到了藏书阁前,躬身将缘自新请入,而后缓缓的替缘自新关上房门。

缘自新进入藏书阁之后,三本书自然的亮起,一本书所散是湛蓝色的光芒,一本书所放是金色的光芒,一本书所慑是暗黑色的光芒。

缘自新信步而来,淡淡的扫了一眼前两本书,会心一笑,而后直接迈步走入了那第三本书中。

暗黑色的光芒,顷刻间将缘自新整个人笼罩其中,带着缘自新消失在了此处。

“老家伙,你来了。”

缘自新缓步而入,隐约间好似踏入了一条无光的隧道,几乎看不到尽头。缘自新一人独步其中,便听到奥的声音徐徐传来。

“小奥,我遇到大麻烦了。”

缘自新笑着说了一声,而后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。双腿一软,右手捂着胸口,左手将嘴角的血迹擦除。

“你的修为呢?”

此刻,奥似是手提着一盏明灯从隧道的尽头缓步走出。看着缘自新,疑惑的问道。